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业绩 >

拓展服务内容

  

“建设文化强省,最核心的还是人才。广东宏远队连续多年获得cba冠军,但该队的主力绝大多数是外省人。”省委委员、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在分组审议报告时说。

汪洋书记在报告里指出,要尊重文化劳动和创造,营造良好人才环境。文化是最需要创新的领域。要重视关心文化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让对广东文化繁荣有突出贡献的人才和艺术家政治上有荣誉、社会上有地位、经济上有实惠,努力在全社会形成尊重人才、尊重艺术、尊重艺术家的良好氛围,营造宽松和谐的文化发展环境。

汪洋书记在省委十届二次全会上强调要把自主创新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推动力。而此次全会上,汪洋进一步建议,要建立健全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文化产业技术创新体系,努力掌握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和关键性技术。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画家达·芬奇说过:“艺术借助科技的翅膀才能高飞。”省委书记汪洋在报告中建议,要加快文化科技创新,提高原创能力,要充分运用先进技术和现代生产方式改造提升传统文化产业,加强数字、网络等文化领域核心技术研发,拓展服务内容,把广东建设成新兴文化业态的引领地。

中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薛晓峰认为,作为经济大省,广东有产业基础、市场底蕴和意识,广东建设文化强省应该说是大有希望的,文化强省的形象一定能够树立起来。

在论述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性时,汪洋提到,文化产业具有低碳、科技含量高和成长性强的特点,对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具有独特优势和重要推动作用,要把文化产业作为我省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作为调结构、促转变的重要突破口。

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京生认为,深圳城市历史短,但是要扬长避短发挥自身优势,建立创新型的文化产业体系。特别是在传统产业与当代互联网信息技术上下功夫,两者结合起来打造更高层次的文化产业。深圳华强文化科技集团是深圳华强集团近年来重点发展的产业领域,迄今为止,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已将70套完全自由知识产权的环幕4d影院输出到美国、加拿大等全球40多个国家与地区。去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8.8亿元,利润3.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9%和662%。背后的秘诀正是“文化+科技”的新兴产业模式,从而实现了文化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我省去年文化产业仅占gdp的6.3%,这与全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地位不匹配。如何增加这一比例呢?”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朱小丹认为,要通过产业规划推动产业发展,聚集文化创意人才。比如,广东近年来动漫产业发展快,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一批人才。朱小丹指出,要做好规划,占领高端文化的制高点。创意产业不需要从头做起,只要在高起点上起步,即便起步晚,也一定可以追上去。比如三网融合,国家大力促成,发展水平将比世界任何先进国家都不会落后。文化生产最主要的是内容生产,这方面技术问题并不困难,关键是人才。

欧广源说,“一方面要用优厚的待遇吸引人才,另一方面是自己培养人才。”此言一出,激起许多与会者共鸣。

省委委员、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刘富才认为,培育文化强企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企业要克服浮躁情绪,不能骄傲,要着眼长远,因为文化永无止境,要力争成为文化产业的百年老店。

文化强省建设离不开高层次人才团队的引进。汪洋书记在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加大高层次人才培养和引进力度,打造人才团队。必须把广东建设成为著名学者、文化名人和各类文化人才“最适宜生活、创作、发展”的省份之一。

“过去我们是以才求财,如今我们是以财求才。”欧广源认为,广东经济这么好,想让哪个产业发展,就能让哪个产业发展。只要把全中国甚至世界各地的文化人才拉一部分到广东来,广东的文化产业就强大了。

省知识产权局党组书记、副局长马宪民认为,两次全会提到自主创新,凸显了知识产权工作与文化建设密切相关。他认为,建设文化强省中知识产权大有作为:第一,可充分发挥知识产权的制度优势,把文化创作、创意产品及时地形成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文化品牌。有些文化创意产品,如文化产品的制作技术、营销手段,以及动漫设计并不直接形成知识产权,需要通过申请专利,才能获得知识产权并得到保护。第二,在文化创作、文化创意过程中,要时刻关注相关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状况,尽可能避免有意或无意地侵害别人的知识产权,同时坚决打击文化侵权,推动我省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健康发展。第三,努力营造尊重知识产权,鼓励创新、激发创新积极性的文化氛围。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林雄指出,老艺术家走一个就少一个,过去就想过要为他们设一个终身成就奖,这次全会过后会着手办这件事。艺术院校为何很难培养出大师?省委委员、副省长雷于蓝认为这是个体制问题。“不拘一格降人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刀切会扼杀了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天才,完全放开又怕标准不统一,随意性太强,应该给名校、名教授多一些自主权。

省委委员、副省长雷于蓝认为,广东培育文化品牌,应加大扶持力度,要从支持力度、政策法规等方面先走一步,正确处理好对非特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的关系,发展好文化产业。

陈潮光认为,建设广东文化强省,教育是基础。全会主题报告为未来的广东文化人才教育事业指明了方向。汪洋书记指出,要培养和引进文化创作人才、经营人才、创意人才,要创新人才培养方式,加强和改进文化艺术教育,高校和有关教育培训机构要注意完善教育内容,更新教学方式,为培养文化产业经营管理人才和各类专门人才努力作出新的贡献。陈潮光说,这就要求我们,把握文艺人才成才的规律,为广东文化强省建设提供更多的人才。

“没有钱办不成事,光有钱也不行。”林雄表示,我们要创造一个机制,让人才、项目都聚集过来,让广东成为人才、项目的聚焦地———这个主要涉及到税收的问题,就是要让别人觉得我到你这里,成本最低。但是,目前实现这一点还是有难度。

尽管如此,电影产业面临机遇和困境并存。刘红兵举例说,从电影产量来说,中国在全世界仅次于印度、美国。但与这两个国家人均每年观影5场相比,中国不到0.1场。中国电影的发展潜力非常大,未来5年将是其发展的黄金时期。如果每年人均观影1场,以13亿人口计算,中国的电影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目前我省电影发展方面有两个主要矛盾需要引起重视:一是院线建设上城乡发展不平衡;二是商业放映和公益放映两套体系不平衡,后者放映器材、人才队伍都非常不足。

“演艺娱乐、出版发行等传统文化产业,要转型升级,形成特色,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汪洋在报告中提到的这句话,引起了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林雄和珠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红兵的关注。

“上海世博会,我们在全国的高校里,拿到的项目最多,总计1.6亿。”陈潮光说,尽管我们的教师,在外面拿到了很多项目,我们拿到的是社会服务类的项目,不像中央美院等大量拿到的都是体制内的项目,因此在评估博点、职称等方面受到很大的限制。

创造出大师的环境,离不开公民素质的提升和基本文化环境的改善。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朱小丹指出,提升公民素质,要看长远,抓眼前。一定要从广大干部群众最关心,反映最突出的问题解决。比如,举办亚运会,需要什么样的市民形象?乱倒垃圾,乱吐痰,体育场中的著名的“省骂”行吗?要借办亚运会、大运会的契机,加强公民道德建设,提升公民素质。另外,在建设公共文化体系上,要广覆盖、抓重点。公共文化是满足人们基本文化权益的需求,突出特点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要做到全覆盖。比如远离经济中心的老农民,能看到电视,一年能看上两场电影。但是这还不够,重点一定要明确。均等化源于区域、城乡发展不平衡,因此要是资本、人才等发展要素在广覆盖的基础上重点要向基层、农村、欠发达地区倾斜。

对此,林雄说,中国有4大票仓,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为了进一步做大做强电影产业,广东将推动院线股改上市。他还透露了一些具体措施,比如新华书店一般都设置在各个城市的市中心,将对新华书店整合,在省内新增数字电影网络,实现数字院线和书店合作,楼上卖电影、衍生品,楼下是书店。

广州美院党委书记陈潮光认为,广东好不容易培养了自己的艺术家,北京的学校就来挖。人家去了北京,就能获得更大艺术影响力,在项目、资金、职称的评审都有很多便利。省委委员、梅州市市长李嘉建议说,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顶尖人才、传承人,授予一定的省级政府津贴。

省委委员、肇庆市委书记覃卫东在小组讨论时认为,建设文化强省,要着力打响特色文化品牌。作为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名城,肇庆可将主打“中国砚都”的品牌,使之成为我省有全国影响力的文化品牌。

文化企业融资的问题也备受关注,省金融办主任周高雄提出,金融系统建设文化强省,可以从两个渠道切入:一是通过金融系统筹措资金,支持文化建设;另外就是在金融行业里面加强行业规范和自律,提倡诚信道德,以文化的力量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知名文化品牌是一个地区的文化符号。汪洋提出,要培育和发展一批实力强、前景好的文化企业,尤其是一些新兴领域的龙头企业,要像打造现代产业500强一样,打造若干个在全国有强大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文化品牌。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南方日报社社长杨兴锋认为,省委书记汪洋提出将文化与科技融合的观点对传统媒体启发很大。传统产业发展速度慢,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结合现代技术、互联网等新媒体技术,传统平面媒体可以实现向全媒体转变,既成为内容提供商,也占据渠道优势。对此,南方报业提出要实现新闻理想与产业抱负比翼齐飞。一方面用创新的精神办好媒体,进一步提升影响力,另一方面让文化与资本结合,积极通过企业上市等形式直接融资,实现“文化加资本”的核变效应。

“小榄镇的很多商标,在我们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被人家抢注了!”谈到文化品牌,省委委员,中山市委书记陈根楷力陈树立商标意识的重要性。“中山有436个名牌、名商标,在广东排得很靠前,但是这些全都加起来,还不到全市工业产值的3成。”如何利用建设文化强省提升已有的品牌优势,陈根楷发出了疑问。

对此,汪洋书记在报告中指出,要创新人才工作机制,激发人才活力。建立与文化领域创造性劳动特点相适应的人才使用制度。要建立与现代企业制度相适应的人事管理制度,要建立与文化生产规律相适应的分配制度,形成人才辈出的局面。省委委员、教育厅厅长罗伟其认为,企业的高层次人才可以作为高校的博导或硕导。

在昨天下午的讨论中,佛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叶志容谈到此处很有感触,她认为,在文化消费上,广东人吃的消费意识很强,但是文化市场还有待培育。“广东尤其要培育高雅文化情趣,比如听音乐会、看话剧等,这方面市场潜力很大。”

林雄认为,搞文化强省建设侧重在于全社会参与,政府不能大包大揽,只能抓两头。广东市场经济发育程度较高,对文化企业,政府应该重点抓两头:一头是创业阶段,帮其起步,如筹集启动资金和放开市场准入;另一头是等待其优胜劣汰、脱颖而出时,适时帮其做大做强,成为品牌、成为龙头;而中间阶段要让给市场。

汪洋在报告中还提到,要把文化消费作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手段,引导和培育多层次、多样化的文化消费群体。

汪洋书记在做报告时还指出,要加大对我省名家新秀和优秀文化成果的宣传推介力度,让“岭南文化星座”散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要加大对对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和优秀作品的奖励资助力度,特别是对那些在传承岭南文化中有重要作用的艺术大师和民间艺人要高看一眼、厚爱三分。

刘红兵说,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的电影产业逆势上扬,呈现蓬勃发展的态势,去年全年票房达到了历史性的60亿元,今年以来,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已超过50亿元,全年有望达到100亿元。